+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鸾凤来仪(25)

    石万斗一直缩在金陵, 就是石家的人, 也很少人知道, 东家在金陵。

    他正在配合太孙G啥事, 他自己太清楚了。

    事情成了还好说,这要是事情败了?瞧着吧, 石家真能死无葬身之地。

    如今瞧着,一切倒是都好。可事情不落下帷幕,谁知道究竟会如何呢?

    他整个人彻底的焦虑了。

    晚上睡不着啊, 辗转反侧。想去求见太孙吧,又怕太孙觉得自己不够稳重。左思右想、前思后想的,还是喊元宝:“快点,给老爷熬一碗安神汤来。”

    元宝蹲在门口, 笑着起身:“昨晚喝了两碗安神汤,您不是还没睡着吗?”

    多嘴!

    元宝见主子面Se不对, 十分麻溜的起来了, 然后利索的去柜子里抓了一把山楂P, 放了一大块冰糖, 像模像样的熬去了。

    金山从外面进来,瞄了一眼, 就抬踹元宝,低声呵斥:“又糊弄老爷?”
    元宝赶紧‘嘘’, “小点声, 别多管闲事!”Y是啥好东西?能动不动就吃吗?心里搁着事睡不着, 喝啥Y也没用。

    金山嘿笑一声:“行了, 今儿没你的事了,别熬了。溪园来人了……”

    元宝马上就起身,跟着金山就往里跑,还吩咐哑仆,“继续熬着。酸酸甜甜的,这么倒了,怪可惜的。熬好了你喝吧,真挺好喝的。”

    一听溪园召唤了,石万斗就忙乱起来。叫元宝去拿衣裳,等不到这小子出来伺候梳洗,他自己直接上手,把mao巾往冰盘里消融的冰水里放了放,用冰水把mao巾浸润之后拧出成半G,好好的擦了一把脸,人就彻底的清醒了。

    金山在一边道:“溪园来的人,咱之前没见过,但令牌是对的。”

    “那就行了。”石万斗说着就喊元宝,“不要长袍,把骑马装拿来。还有斗篷。”

    元宝嬉笑的出来了:“给您准备的就是这个。”

    石万斗一边穿一边吩咐金山:“记着,太孙那边,来的啥人你别多嘴问。该知道的知道,不该知道的你就给我利索的避开。小心着,别从咱们这边走漏了消息。”

    一路叮嘱着,一路出了这不起眼的小院。从巷子里转出去,进了宜春楼的后门,又从侧门堂而皇之的出去,跟普通的P客似的步伐也不快,上了马晃悠了两下才走。

    到溪园的时候,那位福公公在门口专门等着呢。

    他顿时就受宠若惊:“怎么是您?岂敢岂敢?”

    给多大的礼遇,就得担多大的风险。这道理他明白。

    如今一见福公公,心里顿时跟砸下一块大石头似的,沉甸甸的。

    “怕了?”林雨桐见石万斗头上不住的冒汗,就递了一碗凉茶过去:“怕什么呢?”

    “殿下……”石万斗压低了声音:“太多了。不怕您笑话,小的做梦都没想过有这么多银子?”

    林雨桐但笑:“别担心,不会叫你白忙活的。咱们属于正常的生意来往。那些要变现的东西,现在咱们也不着急,可以慢慢来。你可以从中chou取百分之一……”

    百分之一?

    石万斗眼睛刷一下就亮了:“百分之一?”

    林雨桐挑眉:“怎么?嫌少了?”

    “怎么会?”这可不是小数目了。石万斗将茶一口灌下去,“……银子不进京城……要运哪里……”

    “不!”林雨桐低声道:“运往京城,但避人耳目,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啊?!

    这么大宗的银子,怎么可能不被任何人知道?

    再说,京城那地界,鱼龙混杂的,不好C作啊,“就算是带着银票,可您知道的,票号这东西……谁知道东家都是些什么人,里面都有谁的份子。从票号的银库里转运银子出来,这动静比运进运出的动静还大。”

    可别说拿着银票就行的傻话!

    上面稍微一动,手里的银票兑换不出银子来,那就是一张废纸。

    所以,见过国库是堆满票子的吗?不都是真金白银。

    林雨桐就说:“也没你说的那么可怕。计划是什么……告诉你也无妨。凉州得送一部分,明面上得往朝廷送一部分。大部分是得S下避着人运的。如今说是一亿的数目,却有两三千万是田产地契铺面古董字画珠宝,现银也就是七八千万两。而这七八千万两,金银各占了一半。你紧着金子S下里往出运。把银子全都剩下来。至于往凉州去的,这个好说,他们甚至是可以带着银票,沿路兑换……这一路,戚还亲自押队,凉州也已经派人半路上接了,护送的人我另有安排,总之这一路风险是最小的,但阵仗却是最大的,也替你吸引别人的注意。所以,你不要你但心。没你想的那么凶险。”

    “明白。”石万斗只得点头,“但要运到京城的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能掩人耳目?放那么多银子还能确保安全?

    林雨桐给了个答案:“Y家!Y家的别院!”

    “啊?”石万斗险些把手里的杯子给扔了,“您要把这么多银子都放在Y家?”

    “要不然呢?”林雨桐问道:“放你家?”

    石万斗狠命的摇头:“那不是要了小的一家的命了吗?”

    “所以啊……”林雨桐摊手,“我这不是放在Y家了吗?”

    那您这到底是想要Y家一家子的命还是信任Y家?

    石万斗不明白这其中的逻辑在什么地方,他的嘴角chouchou,G笑了两声:“那Y大人……和Y太师都知道吗?”

    “不知道啊!”林雨桐说的一脸坦然,“放心,你只要运到地方,把我的信给他们……他们会比你着急。怎么藏,藏在什么地方,听他们的。”

    呵呵哒!

    这关系为啥他看不明白呢。

    据说太孙在来江南之前,在朝堂上把太师的脸打的啪啪啪的。太孙来了江南之后,那些据说是依附着太孙而存在的贪官们就集T被失踪了。然后抄回来的银子,您说要给太师送去?

    Y太师是谁?

    最大的J臣吧!

    没看他把持朝政,把这国家都给坑成啥样了?

    原本该对立的,该弄个你死我活的关系,好像如今却能J托生死了。

    不是自己笨啊,是搁谁谁也看不懂不是?

    石万斗现在真觉得,就自己这点本事,也就做做生意赚点银子还行。官场朝政还是别掺和,这里面的水太浑太深,掉下去就是个淹死的份。

    他没有多问一句,“您放心,一定给悄悄的运回去。”

    石万斗办事很稳妥,他并不急躁,今儿J船粮食,明天J船木材,后天J船南货,大后儿J船的观景石,都很顺利就出了M头。

    而此时,林雨桐才叫了常中河,“路障都清了?”

    常中河应了一声是:“饷银都发下去了。很顺利。从南到北,陆路很顺畅。”

    “嗯。”林雨桐突然又道:“我还是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