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接触到云浅的眼神顿时躯T一顿,感觉周身突然变冷,仿若身处一处修罗战场里,到处都是尸T,血流成河……

    此时,石自天双眼一亮,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又是一眨眼,云浅冷哼一声收回眼神,那人已跌倒在地似被吓住双眸瞪大,有一G腥臭味传来大小便失禁了。

    “你,你……你对他使了什么妖法?”安南国其他人都被吓到了,五皇子这边也有不少人惊吓。

    云容斌也是一惊,站到云浅面前道:“行的端做得正,自然不怕鬼缠身!你的人G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自己知道!”

    拍开云浅给他竖起大拇指的手,走到石自天面前道:“以后也别让我再看到你S扰我五M,别以为长一副好看的脸就以为天下的nv人都喜欢你。”

    一个已经够丢脸的了,再来一个不要脸的……

    云容斌回头宠溺地看了眼M子,嘴上狠道,“我M子要是喜欢你这种不要脸的人,我会打断她的腿,养她一辈子在府里!”

    噗!

    云浅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众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古怪的兄M二人。
    云世子想表达的是什么?

    一个个在心里猜测,也有用同情的眼神望着楚墨辰,更有甚者抬头看了看楚墨辰的头顶,而后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W。

    “太子到!”

    太子从Y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两排侍卫,如倒cha的燕翅,气场十足!

    大庆这边的人多多少少有人松一口气,反而薛元良的部下有些S乱,很快被救石自天的矮冬瓜男子镇压了下来。

    “孤听闻这边很热闹,你们这是……聊了什么开心的事儿?咦?怎么还有一个吓尿的?”太子发现地上摊着一个,挥手让人去找司徒风。

    司徒风也在附近,很快来给人查看了,回禀太子说是吓着人,休息一晚就好。

    “真是吓尿了?孤只是开玩笑……”太子露出吃惊的表情,问道,“都说说看你们都说啥恐怖的事情了?说出来也让孤也开心开心!”

    明明是问大家,眼神却似有似无睨着云浅。

    楚墨辰眉头皱了皱眉,看了眼云浅,发现她只是躲在云容斌身后露出半个头,没有了方才嚣张气焰,反而有些许乖巧可人的样子。

    他眼底露出柔软,微不可闻地挪了一步把半个头也挡住。

    “二哥,是他……唔……”

    八皇子话只说了个头,便被三皇子捂住了嘴,露出一个妖艳的笑容:“没什么,安南世子想要与他们比试明日谁捕杀的猎物多。”

    三皇子还是一身艳丽的着装,像个风流公子。

    说着一个眼神递给薛元良,薛元良立马点头附和:“正是!都说大庆勋贵世家宗室子弟都善六艺,我们安南虽偏隅西南多山林小地,也是从小被按在马背上长大的,所以想跟你们一比,你说如何太子殿下?”

    “哦?”

    太子收回视线注视着薛元良,他比后者要高出半个头,又常跟在皇帝身边面对大臣,已隐隐聚拢龙威,此时自上而下直视着薛元良,微眯着狭长的眼眸,有着睥睨之势。

    “太子殿下不敢?”眉头微不可闻地皱了一下,薛元良开口道。

    “还真没人敢问孤敢不敢!”

    太子嘴角上扬,扯下腰间的镶金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