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崇祯八年八月,骄阳似火。

    浙江宁波府定海县某港口,官兵如云,旌旗招展。

    大批的官兵用人墙将码头围得严严实实,人墙外是黑压压一大片的普通百姓,就如同汹涌的潮汐。好在他们井然有序,没有冲击人墙,否则这上千官兵围成的人墙恐怕经不起他们几下冲击。

    在码头边,还站着数十位身穿官服的官员,他们中为首的一人,更是穿着御赐缎地蟒袍,身材消瘦但目光如炬,虽被烈日炙烤地热汗淋漓,却仍是站得笔直,一动不动地看着远方海平面上渐渐变大的几个黑点。

    他就是现任大明海关总理大臣李馥,也就是当初的宁波知府。

    想当初他为了实现造福一方的理想,不惜得罪东林、擅开海禁,差点就落得个家破人亡、人头落地的下场。

    然而因为秦书淮向崇祯大力举荐,现在他不但升任官至二品的海关总理大臣,而且还因为治理海关有方,为朝廷收缴的关税连年大幅增长,使的龙颜大悦,这两年崇祯对他可谓是恩宠有加,几乎每年每节都有赏赐,他这身蟒袍就是去年年底时崇祯所赐。

    李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知道若是没有国公爷,恐怕他现在不但连官都没得做,甚至早已人头落地。

    这是私人层面上的“恩”,除此之外,身为大明一员,他认为国公爷对所有大民子民有恩。

    若不是国公爷,焉有如今之太平盛世?焉有如今万民称颂之崇祯中兴?

    不,很多士子已经不说“中兴”两个字了,而是直接说“崇祯之治”——这是要与“贞观之治”比肩哪!
    所以,虽然贵为二品大员,虽然公务繁忙,虽然如此亲临码头迎接国公爷有溜须拍马之嫌,但当他听到国公爷即将在定海县登陆后,当时就决定要亲自来迎。

    不为别的,就为告诉国公爷自己念着他,告诉他那日他与自己说的话,自己没有忘记!

    那日,国公爷说,“少一个王化贞我不心疼,但少一个李馥,我心疼。大明,不缺东林党,不缺贪官,缺的是有良知的官。”

    至那以后,自己就每日以此三省吾身,甚至在书房里,现在还挂着“良知”二字!

    就这么想着想着,李馥突然听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

    他抬头,原来是国公爷的船靠岸了。

    李馥连忙带着一众官员迎了上去,这里头不但有定海县令、宁波知府甚至还有浙江巡抚等一大批高官。

    秦书淮看到码头上那汹涌的人潮,又看了眼那一个个站得大汗淋漓的官员,不禁苦笑了一下。

    早知道就不派人提早去通知李馥了。

    他之所以提早派人去跟李馥约时间,其实是想根据后世海关申报制度、缉私手段等经验给他提点优化海关工作的意见,因为知道李馥公务繁忙,经常在外地亲自部署工作,所以就提早约他。

    本以为这家伙这么清廉又重名声的一个人,必然不会大动排场地来接自己,没想到他还真来了,而且排场还搞这么大。

    特么连浙江巡抚都来了,这要是放在正常环境下,他这个官也做到头了——好在崇祯现在对他是百分之百信任的。

    可浙江巡抚和李馥都不这么看,他们觉得来迎接凯旋归来的国公爷,这事儿放到哪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人能说自己这是阿谀奉承或者结党之类的!

    为什么?

    你就看看码头上的这些百姓吧!你敢说这些百姓来迎接国公爷是阿谀奉承?

    在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秦书淮带着一众将领上了岸。

    李馥等人连忙迎上来作揖。

    “下官李馥拜见安国公大人!”李馥第一个说道。

    秦书淮扶住李馥的双手,呵呵一笑,道,“李大人,久违了!本公听说李大人在海关衙门政绩斐然,皇上对你恩宠有加,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李馥忙道,“下官不过是尽了些绵薄之力,海关之事至今尚不过略有眉目。幸赖国公爷当初举荐,又蒙皇上恩典,方才做出一点小小的事情。实在是惭愧,惭愧!”

    “李大人过谦啦!听说去年海关得税银一千七百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