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黎明。

    平Y征西将军府。

    一缕Y光透过了纱窗,洒落到了屋内,映照在内堂雅阁之中,床榻之上,纱帐环绕,无风自动。细细的纱帐之内,一道纤细柔弱的身影,一上一下起伏着,时不时的擦抹一把额前的汗珠……

    依稀当中,斐潜似乎感觉自己仍是在征程沙场,骑在马背之上,一路狂奔,周边呼啸而过的兵卒,大呼酣战的将校,还有那滚烫的鲜血迎面泼溅而来,沾染到自己一身都是。

    不知不觉当中,周边就只剩下了斐潜一个人,四周都是弥漫的浓雾,看不见天,也看不见地,根本不知道身处于何处,似乎只有浓厚的血腥味,才证明依旧在战场之上。

    周边的喧嚣也沉寂下来,只剩下全身无穷无尽的疲惫感,轻轻的呢喃的声音在耳边回想着,想要听这些声音到底在说些什么,J番努力之下依旧是听不清楚。

    血腥味的浓雾宛如有质一般,向孤零零的斐潜一人一骑挤压而来,压得他似乎透不过气来。战马奋蹄踩踏,可是传来的声音并不像是在坚实的土地上,反倒是像是在泥地当中一样,带着一些奇怪的脆响。

    这到底是在哪里?

    斐潜正在四下查看,忽然之间一道鲜艳如血的光芒S在其眼眉之上,映得天地都成为了红Se。斐潜下意识的想要用手去遮挡,却发现自己手脚不知不觉当中被无数双手拉扯着,有老有少,有男有nv,有青筋暴露的,也有腐烂不堪的,一双双的攀附在身上,就要将他扯落马下!

    斐潜大叫一声,奋力挣出双手,从腰侧拔出中兴剑,一剑劈砍过去,却只觉得眼前一亮……

    茫然四顾,依旧是在床榻之上,窗楣S进来的Y光照耀在脸上,有些细细的刺痛感,斐潜眯缝着眼,微微转头看去,在自己身边,有一个小小的身影跪在晨光之中,在自己腿侧,一点一点,一下一下,轻柔的按压着他的腿部肌R。
    一甩一甩的发梢,被汗水凝束于一起,就连小小肩膀上披着的绢衣,也似乎已经S透,粘黏在肩头,听到了斐潜声响,转脸过来,圆圆的大眼睛投出关切的神Se:“呀,郎君,醒来了?”

    “嗯……”斐潜将H月英抱了过来,替她擦拭额头上细细的汗珠,说道,“叫婢nv做也就是了,看你累的……”

    H月英大眼睛笑得弯弯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累呢……郎君在外辛劳,我这点算什么呀……再说,伺候郎君也是应该的……”

    斐潜挠挠头,说道:“唉,昨天也太晚了些,本想和你说说话来着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就给睡着了……对了,你怎么还会这一手啊?”

    H月英嘻嘻笑了两声,说道:“学得呗……我听院子里的李嬷嬷说,北地汉子跑马居多,这要是长途跋涉下来,双脚难免会血脉不畅,所以北地的nv子多半都会这个,据说打小就要学呢……郎君出门在外,要走成百上千里的路,回到家之后能给郎君解乏的……怎么样,还算是可以吧?”

    “可以,可以,相当可以!”斐潜哈哈笑着,握着H月英的手,摩挲着她有些粗糙的手指肚说道,“你不知道啊,天天骑着马,我都感觉我这两条腿都快罗圈了都……有你这么一按,确实轻松不少,就是幸苦你了……”

    “没有……不幸苦……”H月英说着,忽然双手一拍,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一样,跳下了床榻,说道,“对了,郎君之前说的明光铠,已经做出来了,我让人拿来给郎君看看……”

    斐潜有些意外的挑挑眉mao,说道:“这么快?嗯……算了,现在暂时不看了,免得我又忍不住想要给手下兵卒换装备……”

    H月英黑黑的眼珠,如同墨Se的玉石一般,滚动了两下,又说道:“对了,我还给郎君编织了一件细mao衫,可以垫在铠甲之内,保暖又舒适,我去给郎君拿过来……”

    H月英说完,转身就要走。

    “等等……”斐潜连忙一把拉住了H月英,有些奇怪的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