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极宫后宫,李世民坐在长孙无垢的面前。

    “非是我心狠,他不争气也就罢了,中南半岛之战关乎我大唐国运,纵然他畏战怕死,可以军营后方也不会有危险,他却想尽办法逃离。”

    李世民气的说话都在发抖。

    “没有旨意,他却偷偷跟着运粮船回长安,回来之后不面圣,也没有回家来见我这个父亲,除夕夜满天下都知道我大唐要对高句丽开战,他没现身。见到我神策卫威武之师后,却要求或领玄武,或领朱雀,要为我去作先锋”

    李世民起身猛的将面前的一切都推倒。

    长孙无垢紧紧的咬着牙关,泪水含在眼眶内却不敢流出来。

    看着一地的狼藉,李世民走到窗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世间对于皇家来讲,最苦的就是皇帝正当壮年,皇子已经陆续成年,若是当年立承乾为太子,承乾会等多少年?”

    一言双关。

    以长孙无垢的聪慧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后,一脸惊愕的看着李世民的背影。

    李世民又说道:“承乾以为我这个作父亲的放弃了他,以为我冷血无情不念父子之情,以为我根本不会把大唐交给他。可惜,他依然不懂。”

    长孙无垢听到这些话,不敢说,也不敢问。
    至少长孙无垢明白,刚才李世民说的话绝对不能传到李承乾耳朵里。

    这是禁忌。

    正如李世民所猜测的,李承乾听到旨意之后晕倒,被救醒之后那双眼睛用一个词形容最合适,那就是生无可恋。

    城南,一处连续十里的巨大的营区正在建设当中。

    柳木站在一处高台上翻看着设计图。

    “户部不给批水泥,钢条更是半根都没有。就是木梁全是不知道从那里拆的旧梁,门框更是没有一个新的。我亲自去讨要,也仅仅给了一百石水泥而且有定向的用途,只能用来修水渠,禁止转作他用。”

    阎立本在柳木耳边吼着,他对户部这些小气鬼意见非常的大。

    长孙无忌走到近前,正好听到两人说话,插嘴说道:“不给是对的,这是内阁讨论过的事情,内阁全票通过。这处营区只是给高句丽奴隶住的,并非我大唐工匠,大唐工匠住的营区需要重新设计,内阁认为大唐工匠不能与高句丽奴隶同住。”

    柳木根本就没打算开口,听完这话后冲着阎立本指了指长孙无忌,那意思就是你找他去讲。

    阎立本不讲了,他知道内阁全票通过的事情几乎没有修改的可能。

    就是圣令,也仅仅让内阁发起二次讨论,允许决议的反对者拿出足够的意见来,至于是否能够说服内阁改变决议,难。

    阎立本什么也没再说,向着长孙无忌一拱手之后抱着大卷的图纸去工地视察。

    看着阎立本的背影长孙无忌对柳木说道:“吏部提名,阎立本有大才,适合担任工部侍郎一职,此事压下来了,他或可为外京的工部尚书,还就是圣人准备实施五京的计划,不过袁天罡上书,建议行七星伴月大阵,就是长安加七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