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到抱琴别乱吃金德曼的东西,柳木内心真有点恐惧。【最新章节阅读..】

    这金德曼也确实不怎么让人安心,特别是上次那东西就让柳木很紧张。

    柳木很郑重的点点头:“安心,你不在的时候我保证不见她。最多我也去泾河市集住上几天。”

    听柳木这么说抱琴这才放心。

    在抱琴心中金德曼就是为利益而不顾一切的人,甚至会牺牲自己的亲人、朋友。这一点抱琴深信不疑。

    “安心。”柳木第二次说安心。

    柳木当天陪着独孤兰若回到泾阳庄子,但却没有见金德曼。

    金德曼在专供客人居住的小院只得到了一个通知,就是驸马与公主刚从洛阳回来,有些累,明日会宴请金德曼。

    深夜,泾阳庄子后院,月明拿出厚厚的一个小本坐在柳木面前:“郎君,四娘整理了些关于新罗人的消息。”

    “恩。”柳木盘腿坐在地榻上,他在洛阳这么多天倒是没想到金德曼与朴太大兄都会提前来到长安,按柳木的想法应该是到明年开春后才会回来。

    而且霸刀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跟回来,就算是有信也是金德曼帮着带回来。
    这样带回来的信中,肯定不能有什么特别机密的信息。

    “郎君,新罗使节团人数有二百多人,其中幼童十余人,青年百多人。”

    “卧槽!”柳木嘴里骂了一句。

    月明放下手中的那册子说道:“郎君说的在理,此计狠毒。正如二九之马,或是夺帅或是抽车。朴太大兄三次递拜帖于翼国公府,马周先生与翼国公献计后,第三次拜帖翼国公应允,约在腊月二十八设宴。”

    柳木倒是愣了一下,他说卧槽绝对是一句骂人的口语。

    可谁想月明却解释为象棋的走法。

    二九之马就是指,马在三二、七二、三九、七九这四个位置时,车帅都没有动的情况下,就是卧槽马,是一招狠棋。

    “那一百多青年都是什么来头?”柳木再问。

    “正在查证,已知有半数都是新罗贵族,与五大姓一致,应该是朴氏六大属族。新罗公主带了二百二十人,其中二百人已经送入宫中为婢,以示对我大唐的恭顺。其余各人,听闻新罗王赐姓东方、西门、南宫、北冥四姓。”

    柳木听到这里已经听出味道。

    新罗那边以王族与新罗大贵族之间已经将裂隙摆在明面上,这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眼下新罗还弱小,如果内乱怕是会瞬间被高句丽与百济联兵吞噬,这不好。

    “吩咐下去,腊月二十八是吉日,看马周那边准备好了没,如果没问题就在那天迎娶叶四娘。大姐夫作为神策卫上将军,那么神策右卫录事参军大婚,他没有理由不参加。然后灌醉他。”

    “郎君,翼国公眼下依然不宜饭酒。”月明在旁提醒道。

    “你告诉马周,马周会有办法的,真醉假醉无所谓,马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只是借他大婚咱们搞些阴谋是有些不合适。所以你告诉他,我欠他一座宅院,明年五月前保证给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