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抱琴成为了临时的教练,给柳家三个丫头还有金德曼讲解着要领。【无弹窗..】

    “是这样的,你们听好,腿要这样……,然后腰部放低……”

    抱琴给金德曼、柳家三个丫头指点着技巧。

    试过一次平缓的滑雪之后,四娘、五娘抱着柳木开心的不得了。柳木却依然是那呆呆的反应:“好困,我要回去睡觉,你们自己玩的高兴。”

    “不嘛,不嘛。”四娘、五娘闹着。

    独孤兰若给三娘如眉打了个眼色,如眉劝了两个妹妹,而且还是在柳木保证明天一起玩的情况下,四娘、五娘这才放了柳木回去。

    柳木离开之后,独孤兰若说道:“莫生你们兄长的气,他不容易。你们还小,嫂嫂也不知道如何给你们解释。”

    “我们懂。”四娘与五娘异口同声说道。

    “懂?”

    “嗯,在泾阳庄子的时候,女史姑姑告诉我们,泾阳庄子有重兵护卫是安全的,有坏人想对兄长不利,带我们三人在身边怕会连累到我们,我们安心在泾阳读书,兄长才可以安心的作事。”如云稚嫩的声音让这翻话听着何其心酸。

    独孤兰若原本还想用柳木昨夜的解释,这会却是没必要了。
    倒是那位女史,独孤兰若想见见,敢说这翻话人绝对不普通,不但清楚眼下长安的形势,而且更清楚柳木在这个漩涡之中的地位。

    想到这里,独孤兰若说道:“昨晚,你们兄长整夜没睡,就是为了制作这些。还准备了些礼物,但那是新年时候给你们的,莫急。”

    “恩,恩。”四娘五娘同时点头,然后手拉手扛着滑雪板就往坡上跑。

    抱琴这时对独孤兰若说道:“这若是在秦岭山中,怕是更有趣味。”

    “本就是孩童玩乐的,若是在秦岭山中……”独孤兰若没说下去,她是不会说那些可怕的话,抱琴接口说道:“弱一点,非死即残。”

    “莫再讲,更当着孩童的面讲。”独孤兰若制止了一句。

    抱琴吐了一下舌头,也抱着滑雪板往坡上跑。

    柳木一共就制作了四副。抱琴用的是柳木的,四娘五娘的本就比正常的小。而金德曼则用了三娘柳如眉的,如眉找了个借口把自己的让给了金德曼。

    坡下只有独孤兰若与柳如眉两人之时,如眉问道:“嫂嫂,当真有人对大郎不利?”

    “何止。你莫看这里周围方园数十里都没有人烟,可但凡是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有许多人赶来护卫,比起我泾阳的庄子还安全的多。你不小了,应该知道皇位之争有多可怕。”

    相比两个小丫头,已经十五岁的柳家三娘如眉在独孤兰若眼中,已经是大人了。

    要知道,长孙无垢十四岁就跟着李世民开始为推翻前隋在作准备工作。

    柳如眉紧紧的咬着嘴唇用力的点了点头,她懂,那位女史给她们讲过许多道理,她甚至都知道,败了就要全家死光。连大权在握的大姐夫与身为王爵的二姐夫都未必能逃过一死,更何况她们。

    猛然间,独孤兰若想到柳木的母亲。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