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木用手指在阎立本身上戳了两下:“我告诉你,太子登基我肯定活不了。【..】你也一样。”

    “莫说是我,连我兄长也活不了。但眼下这个拿出来用真的太急,容再缓一缓。我知道你不怕,你手上有免死三次的金牌。你信我一次,再等一年或是两年。”阎立本很坚决。

    那些工匠们各自低头忙碌,护卫们坐在四周,这些人就当自己是聋子,什么也没听到。

    “我想想,怎么说服你。”柳木托着下巴。

    阎立本飞快的打开柜子抓出一把钱扔在桌上:“这个你可以随便用。反正一套铁模只能用三四天就要换。”

    柳木抓起那一把钱。

    上面有秦琼的,尉迟恭的,程咬金的等等。

    大唐名臣的基本上都有了,但唯独没有太子府一系臣子的头像。

    有些不是官员的,比如死于二十年前,隋朝名扬天下的画师展子虔,李渊就曾称呼此人为唐画之始。所以此人头像的钱币后就写有唐画之始。

    而且还是从宫里找卷宗,依李渊当时的笔迹套印过来的。

    “这些少一点,有些就行了,还是我家公主的多作一些铁模。还有,元贞皇后的制金币,一万枚足够。”
    “晓得,只是宫中流传的画相不好。”

    “动一动脑筋,你照着宫中那些画个十副,我相信长平公主肯定能看得出那一副最象,然后根据意见你再改改。”

    “妙计。”阎立本一拍手称赞道。

    柳木却是嘿嘿一笑:“是你脑袋反应慢,这有什么妙计的。”

    阎立本抓着柳木的手臂:“你答应我,不许趁我不在这里的时候,命人压制秦王钱。”

    “安心,我原本想着存个百万贯,等殿下登基。不过你的话我理解,保证不会冲压秦王钱,这事或许会害了秦王殿下。还有,这里的事情,你答应过我不许外传。”

    “不会外传。”阎立本拍着胸口保证。

    柳木带着独孤兰若离开,只字没提那工坊内有什么,倒是装了一袋子长平钱回去。

    长安城在柳木大婚之后恢复了平静。

    东西两市的高大木牌成了一处风景,每天都会有许多人围在四周。这里有最新的朝政要闻,也有市井趣事,还有一则笑话。最后一块有时会有闻月阁新戏的介绍,没新戏的时候会介绍一种新的美食,或者是域外趣闻。

    这里可以说是长安市井最受欢迎的地方,这里卖小吃的都比其他地方生意好。

    赛马场依然还是每旬打一场球赛,每月跑一次马。

    中元节的比赛李渊亲自到场,又是一个为期三天的盛典,可柳木却没有出现。

    突然有一天,长安城东市。

    一位富商站在那木牌前看着今日的完后摇了摇头。

    “怎么,有心事。”他的好友问道。

    “不,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这东市也没有了往日的热闹,这木牌上的趣闻也变的无味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