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主公,怎么办?”

    眼前着周瑜的人在大殿之内大动拳脚,许褚低声问了一句,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现在就可以联系寺外的关羽,到时定能将这些人全部擒拿,可刘澜却没同意,摇摇头,道:“再等等。”就他所看到的情况来说无外乎是周瑜的人在临Y寺动手伤人,可他心中就是奇怪,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再看看,最少要弄清楚缘由再拿人。

    刀剑无眼,一众人避在大殿一角,就在这时,就听临Y寺主持高宣佛号,道:“J位施主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来本寺滋事伤人?”

    周尚嗤笑一声:“瞎了你们的狗眼,竟连某是谁都不知,翼德,一个不留!”

    “诺!”周尚四人当中刘澜唯一不知道身份那人一脸络腮胡,握着一把环手刀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是有三分酷似张飞的,这时只听他大喝一声:“俺乃张飞张翼德是也,你们这群秃瓢直娘贼,看俺今日将你们的秃瓢一个个砍落当夜壶!”

    护在刘澜身前的张飞眼珠子都充血了,浑身气得发抖转身看向刘澜,那意思分明是向刘澜请命,不能再让这些人败坏主公和俺的名声了,可张飞却失望了,他发现主公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了,也确实像李逵李鬼这样的事情也能出现,能哭笑不得嘛,不过这事可越来越有意思了,但同时也更证实了他之前心中猜测,这些人就是要激化他与广陵僧人之间的矛盾,周瑜啊周瑜。本以为你我之间的J手早已结束,可没想到你却这么记仇。还惦记着我呢。

    张飞的名头大不大,如果就整个大汉朝来说。他的影响力现在并不大,但在关东,他的名声可就有些恐怖了,只要是涉及到徐州甚至是刘澜的话题,往往都是先说到这两位虎将,其次也是刘澜,可见作为刘澜身边爪牙之一的张飞以报上名号之后现在会有多大的反应,临Y寺主持长叹一声,知道大祸临头了。可是他还想做最后的努力,最少也要为这些无辜信徒脱罪啊,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假刘澜(周尚)和假张飞,解释,道:“阿弥陀佛,适逢我佛门斋日,小僧也是迫于无奈只得在夜间说戒,绝不敢半点逾越行为。更不敢与朝廷相抗,还请使君饶恕一G信徒,但有罪责,小僧甘愿领受。”

    “不敢与朝廷相抗?秃瓢。你莫要将罪责推G净,你刚才说了什么你不清楚嘛,四大皆空。你这简直就是在H众公然造反,照你这么说。什么广陵太守、徐州牧守在你眼中都是空了?

    “阿弥陀佛,老衲方才所言四大皆空。乃指地、水、火、风也,便如经书所言金木水火土五行一般,若如施主这般说法,我佛门当真四大皆空,那自汉明帝以降历代天子又岂会信我佛教释门?”

    一直没说话的周尚哈哈大笑:“秃瓢,你到是生了一张好嘴,可你休想哄骗于我。”说着对着身边之前以玉匠身份出现的中年,道:“仲康,与仲康一并将这秃瓢给我拿下带回郡守府治罪。”

    那玉匠居然扮许褚,刘澜一直以为是徐庶呢,看来周瑜只知道许褚其人,并不晓得他的外貌,毕竟他可没有张飞那么出名。
    就在那假冒许褚的玉匠向主持扑杀而来的一刻,许褚却也一个健步冲出,奈奈的,当得知那人居然冒充自己的名号,许褚早已火冒三丈了,头脑发热之际早忘了主公根本没下令,J步到了面前玉匠面前,他也算是有些身手,可在许褚面前刚有所动作就被后者一拳打懵了,接下来别提反抗了,简直就是被吊打,血R模糊妈来了估摸着都认不出来了,眼瞅着这小子连站也站不起来了,许褚许褚才算是出了心中这口恶气:“直娘贼的贼子,冒充谁不好居然冒充起爷爷我来了,你也不去打听打听你许褚爷爷的名号那是随便就能冒充的?”

    许褚那边动手了,刘澜索X也就不拦着了,那边的假张飞同样被揍了个血R模糊,不过此时刘澜却更关注对面这位冒充自己之人,与张颌走到大殿正中,笑道:“今天算是这么多年来最优意思的一天了,若非亲眼所见,还真想不到周瑜会想出这么一计来对付我。

    “啊哈,原来是你。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潜入广陵,真是好大的胆子。”周尚转向主持:“今日尔等僧侣若能助我将这G嫌烦悉数擒拿,我刘澜保证,今日之事既往不咎,甚至许尔等继续留在广陵布道传教,如何?”

    “……”寺院主持表情急速变化,虽然刘澜的诱H蛮大的,可这三人毕竟在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