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幕降临,一匹快马在徐州城门关闭之前猛冲入城,手持金Se腰牌一路畅行无阻直抵徐州牧府邸之前,男子翻身下马,早有数名仆役上前接过马匹并将其搀扶而起,一路就这么搀着他跟着一位在门前守候多时的中年男子快步进入了府邸内宅。

    一路穿廊过厅,来到一座湖心阁楼之中,被搀男子走进屋中,只见上首端坐一位形容枯瘦,面Se蜡H的白衣男子,连他这种不懂岐H之人也可分辨,这人定是位沉迷酒Se,并且被酒Se掏空之徒。

    男子虽脚下虚浮,但仍强打精神躬身施礼后,道:“这是我家将军J给传来的手书。”从怀中掏出了一卷帛书,之前那位领路中年适时从他手中取过帛布纸张,快步来到白衣男子身前将帛书J到其手中,后者展开帛布看了数眼,一直绷着的脸上便露出了笑容,满意点头,道:“不错,下去领赏休息去吧。”

    待其人离开之后,白衣男子对之前领路之人说:“陶贵啊,信中言刘澜已然动身前往徐州,你现在就再跑一趟曹府,吩咐他明日切不可放刘澜进去徐州城内,记住不惜一切代价!”

    “可是公子,使君派人前去相召刘澜,若是知道公子暗地里阻拦,只怕到时……”

    “哈哈。”陶商放肆大笑,道:“没有到时,只要曹豹能拖延住刘澜,待我拿了虎符,控制了父亲的卫军,再有曹豹鼎力相助,这徐州便是我的了。那时定局已成,他刘澜就只能乖乖回他的小沛。替我抵御曹****。”

    “可是若是刘澜丧心病狂起来,派兵来攻徐州。却又该如何?”

    “哼哼,刘澜没那么大的胆子。”陶商冷笑一声,道:“即使他真敢来,我也能叫他有来无回。”他一早就与臧霸商议妥当,若刘澜真敢来攻徐州,他便会去打小沛,到时让他落得无家可归,就是想回H县也不可能!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当然刘澜不来最好。待我先收拾了曹豹,再将广陵的笮融除掉之后,也就该轮到他了。

    心比天高的陶商大醉一场笑着睡着了。

    同样的夜晚,有人逾越,有人自然难熬,但这一夜终将过去,崭新的一天即将到来,可在黎明到来时,徐州城内百姓却发现今日的雾气特别浓郁。J乎目不能视。

    如此场景却非最让人头疼,最让人头疼的却是今日的城门始终关闭着,而官府给出的消息却是徐州城混入了曹CJ细,为了拿住J细。要求百姓各归其家,不得外出,不然一律按J细论处。
    当太Y高升。当雾气消散,远处驶来一支十人左右的队伍。还未来到城门前,只听城门守卒一边张弓搭箭。一边高声喊道:“来者何人,快快报上名来,不然要放箭了。”

    一行人乃是‘刘澜’和关羽,在其一侧陪侍着糜芳和随其而来的十多名侍从,糜芳跃马而出,高声喊道:“我乃武卫校尉糜芳,奉陶使君之命,特招德然公前来徐州有要事相商,尔等郡国守卒快快开启城门,若耽误了陶使君大事,你等免不了受PR之苦。”

    说完,心中却疑H重重,对一旁关羽道:“今日徐州城为何城门紧闭?莫不是陶使君已经……”

    关羽摇摇头,虽说守备异常森严,但情况也许还没太糟糕,沉声道:“先看看情况在做计较。”

    只听城楼上的守卒一脸歉然的说道:“糜校尉,非是我等不开城门,实乃左司马下令今日关闭城门。”

    “为何关闭城门?”一旁的关羽丹凤眼徒然一阖,冷声问道。

    “听说是捉拿曹CJ细。”关羽冷笑一声,捉拿曹CJ细,说的好听,我看捉拿主公才是真的。丹凤眼似开似阖之间,徒然泛起滔天杀气,其实是关羽猜错了,今日关闭城门只是为了不让‘刘澜’进入徐州城,至于里面那位假‘刘澜’,陶商却并未放在心上。

    关羽转身就要离开,一旁的糜芳阻拦道:“关将军冷静,此时若攻城不但救不了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