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侯惇率军渡过H河之时於夫罗便已得到了消息,可听说夏侯惇只率领不到三千人马来援后,於夫罗嗤笑一声当即下令继续攻打邺城,全然没有把他那三千步卒放在眼里。如今,於夫罗早已不比当年,在这两年时间里他在并州可没少募集到兵卒,而在实力壮大之后又赶上了群雄讨董,获得了急需的武器与铠甲,之后又挟持了张扬,上党军自然被他所控,实力猛涨,此刻连冀州韩馥都没放在眼中,何况只带了区区三千兵卒的夏侯惇?

    就在於夫罗下令边攻城边打援剿灭夏侯惇三千援军之时,一道噩耗传来,半月之前刘澜率领辽东军从酸枣出发,现已渡过H河与夏侯惇合兵一处,正向邺城赶来。

    作为老朋友老对手,刘澜的能耐於夫罗是十分了解的,甚至已到了谈虎Se变的地步,今次,哪怕是换另一人带兵前来,於夫罗都有勇气一战,可对面是刘澜,他连仅有的那点勇气都消失了,当即做出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决定,北窜幽州。

    撤退伊始,匈奴帐下就很不理解单于未战先撤的命令,可随着局势急转,证明了於夫罗的命令是何其正确。

    可当大军即将抵达信都之际,度辽将军部的出现彻底断绝了於夫罗北窜的希望,在生死存亡之际,於夫罗派出信使联系刘澜,希望能与他见上一面。

    虽然於夫罗自问刘澜一定会见他,但当得到刘澜同意会面的消息后仍大喜若狂,当即在与刘澜商议会面地点后,两人一兵一卒都没带便见了面。

    见面地点选择了两军之间一处平原旷野间,於夫罗离着老远就看到了一道孤零零的身影茕茕孑立。一眼认出了身影的主人,正是刘澜,他应该早到了,而选择这里见面,他其实已将态度摆明了,在这里见面之后两人从此恩断义绝。而这处旷野将成为双方最终的J战场。

    可於夫罗来此是为求生,如果真要开战,在邺城、在钜鹿早就J战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於夫罗抵达后翻身下马。但刘澜始终背转着身,金Se兜鍪,鱼鳞铠甲,当然还有腰间那把黝黑屠龙刀,与他是老相识了。可是每一次与刘澜相见,他都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虽然他始终背对着自己,可那G无形的压力依然让他喘不过起来。

    好半晌,於夫罗长呼一口气后上前,躬身施礼:“匈奴左贤王於夫罗见过刘县君!”

    这世上只怕也只有刘澜这一位县令会让於夫罗如此毕恭毕敬,不过他却并没有觉得颜面增光,反倒是想看看於夫罗见他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戏,而背身,则是在试探他。不过后者还算老实,并没有偷袭,也没有想过将自己当做张扬一般挟持。
    刘澜缓缓转身,盯着於夫罗,眼中露出一丝失望之Se,不管他对张扬如何,对自己还是毕恭毕敬不敢耍手段的,不过他也清楚,想让这些胡人如此,你若不强大。他们会立时把你连P带骨吃的GG净净,就像被他挟持的张扬。淡淡道:“酸枣一别,连一月都不到,我们便以敌对的身份见面了。”

    於夫罗C着不太熟练的汉语僵Y的说:“与任何人为敌我於夫罗都无怨无悔。可与县君你,不愿不能更不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