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以见得?”刘澜笑笑,看得出,白铉并非是在恭维他。

    “三军精锐之士,还有无数擅于用兵之将!”白铉比谁都清楚Y仪的能耐,之前在官道一战,若非是他收拢败军发起反击襄平军早就败了,而在他建议分兵前往新昌时他居然只派自己带领万人前来,如此白痴的指挥官对上刘澜焉能不败?

    “兵力相差悬殊。”刘澜已经不想就这个话题展开下去了:“还不投降?”

    白铉下令剩余不到二千五百人的部队丢弃了兵器,黑风军立时上前开始绑缚,可刘澜却摆手阻拦,道:“不必了。”

    这一幕让白铉心中五味杂陈,望向刘澜,久久没有说话,好半晌,好似下定决心一样,握紧着双拳,朗声道:“刘县君,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你要如何做?”

    “说F襄平军投降!”

    “单独前往?”

    “不,跟随刘县令一道前往。”

    “可以!”

    白铉跟随着司马前往支援梁大,两人一路上J流了很多。
    白铉是辽西人,家里算上他有七口人,他排行老三,在老家他叫做白三,之所以当兵,是因为家里穷,吃不饱穿不暖,所以在辽东招良家子从军时他听说当兵能拿粮后就主动报名,想为家里减轻些负担,可哪想到这一走却让他躲过一劫,在他离开辽西来到辽东数月之后,一道噩耗传来,他的父母兄M一家人死于鲜卑人入寇!他恨急了鲜卑人,从此以后只要和鲜卑人J战都会玩命,也因此让他最终因功累迁至校尉。

    而说起他原来的名字白三之所以改成白铉时。他眼中有过那么一丝苦涩,铉字是当初他们与鲜卑人J战时军司马帮他改的,当初军司马解释过意思。可那时大字不识一箩筐的白铉却无法理解,直到后来发奋读书才终于了解了铉字含义。相比于举鼎之器,他更觉得弓弦才是死去多年的军司马对他的期许。

    直到最后,白铉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今天围杀我的是鲜卑人,我会奋战而死,可是刘县君,我选择了投降,我听说过你的传闻,但我更想活着去杀鲜卑人。而不是死在今日这样的不义之战。”

    白铉还有话没有说,那就是他看不惯公孙度的一些做法,但他又无法不接受公孙度的命令,凡此种种,才最终让他下定决心帮助刘澜。

    然后他像刘澜询问了一些关于他的事,刘澜没说,只说了一句话,我和你很像,当兵是因为有饷拿。

    两人都沉默了,再一次勾起了尘封的回忆。

    这样的行进对龙骑军来说并不陌生。当年他们突袭白狼山时,翻山越岭可比这走的路要远要难的多,但对白铉来说。这样的行进让他步军出身的他有些受不了了,好在还有司马陪他闲聊,可以打发枯燥的急行军,不然他一定会闷死。

    “刘县君,之前与我J手的那年轻人叫什么?”

    “李翔。”

    “他的身手真不错。”顿了下,白铉又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