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正式住入南京皇宫后,朱怡成的身份已不同往日,平日里出宫的机会很少。倒不是有人不让他出去,毕竟他朱怡成是复明君主,不是太平年间养尊处优的皇帝,更不是从小就养于深宫不闻世事的那些前朝诸帝。朱怡成要去哪里,没人敢拦,更没人敢管,只不过正式登位之后国家大小事千头万绪,每日里忙忙碌碌,哪里有时间出宫?

    就算难得出去,朱怡成去的地方大多也是各部或者五军都督府,而像今天穿着普通衣服,扮作普通人出行倒是第一次。

    正月刚过,街上还弥漫着些节日的气氛。更因为大明在福建打了胜仗,民间对大明的信心也越来越足,再加上复京已近一年,随着各项政策的推行,江南百姓,尤其是南京百姓对于大明的认同感也远超当初,在街头巷尾,穿着大明衣冠的越来越多,至于去年还能看见的金钱鼠尾、长袍马褂早就不见,就算有些来往于南北的商人脑袋上还留着清廷的标记,但到了南京后换身衣服,戴上帽子,从表面看已同明人并无两样。

    现在才是傍晚时分,离太阳落山还有些时间,也正是城中最为热闹的时候。一路向城南去,坐在轿中的朱怡成透过半挑起的轿帘看着街上的rén liú,感受着那片繁华和安宁,自豪感从心中油然而生。

    当行过一条街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特殊的香气,顿时令朱怡成眼睛一亮,他敲敲轿前的横杠,轿子顿时停了下来,朱怡成跨出轿子,顺着香味望去,当看见不远处一家小店挑起的店帘时顿时就笑了。

    “皇爷……。”朱怡成的轿子停下,张冉连忙也停了下来,急急赶来询问何事。

    “走,去瞧瞧。”朱怡成笑着说道,张冉顺着朱怡成指向的地方望去,心中暗暗叫苦,因为朱怡成要去的地方居然是一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盐水鸭铺,铺前挂着一串的盐水鸭,铺子生意不错,光顾的客人不少。

    张冉怎么都没想到朱怡成会突然对这起了兴趣,可朱怡成要去他又不敢阻拦,只能连忙给随行的侍卫使了个眼色,随后亲自陪着往那铺子走。

    南京的鸭肴天下闻名,朱怡成在二十一世纪时可没少吃过,每次来南京游玩的时候总会弄点板鸭、盐水鸭这些吃上几顿。而复都南京后,他虽在宫中也让人弄过几回,可不知怎么回事这味道总不是他所想的。刚才恰好路过这家鸭铺,在轿子中的朱怡成闻到了久违的香味,顿时食指大动按捺不住了。

    来到鸭铺前,打量了一下,朱怡成径直向里走去,铺子并不大,外面排队的客人不少,不过店堂里到有空位,找了张空桌朱怡成坐下,顿时就有伙计上前招呼。

    “这位公子,想吃点什么?本店的桂花鸭可是金陵城的一绝,要不来点?”伙计倒会招呼客人,见朱怡成穿着虽然普通,但这衣服料子却实在不一般,而且气度不凡,再加上边上的随从也是一副不简单的样子,还带着几个护院一样的下人,看来不是朝中那位大人家的公子就是江南富豪家的子弟。
    桂花鸭其实就是盐水鸭,朱怡成笑着点头道:“行呀,给我们先来两只,挑好的也切好一些,再来点拿手的鸭肴,对了,有粉丝汤么?”

    “粉丝汤?”伙计听了顿时一愣,这时候朱怡成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这玩意按历史要百年后才有,现在哪里来这东西,不过他顿时笑着改口道:“我说的是鸭血汤。”

    “哦,这个有,这个有!”伙计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这鸭血汤像他们这样的鸭铺一般都卖,最早的时候叫鹅血汤,后来改为鸭血,东西虽然不值什么钱,不过做的好了倒也好吃,南京城里有不少人好这一口,没想到这位公子也喜欢。

    应了一声,伙计连忙下去准备了,等伙计走后,张冉忍不住悄声道:“皇爷,您要是喜欢这些吃食微臣替皇爷安排就行,何必在这用膳,这里鱼龙混杂,而且还失了您的身份呀。”

    朱怡成摇摇头,顺手中桌上的筷桶里抽出一双筷子,点点四周道:“朕本就是寻常人家出生,这里都是朕的子民,何来鱼龙混杂,又何来失了身份?先不说为君者与民同乐理所当然,何况了解民情也是为君的本分,另外吃这东西还是在这里的好,在其他地方就没这个味了,来来来,恐怕你平日也未来这吃过吧?今天说了一天事正好有些饿了,朕请客。”

    张冉无可奈何,见朱怡成这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只能暗暗示意侍卫小心保护,各护卫以朱怡成这桌为中心隐隐约约把他保护起来,但马上被朱怡成给察觉,店铺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