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晋朝大臣也好,武将也罢,都不支持北伐,司马聃也非常无奈,他就算想打也没有实力。可是他还有点好面子,不敢轻易跌份。只是理想是好的,现实是非常残酷的。

    正所谓四月的天孩子的脸,在江淮的泥泞大地上,更是如此。刚刚还是晴朗无云的天气,转眼间就开始下雨,而且雨越下越大,有点儿连绵不绝的意思。

    雨点打在玉辂的顶檐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雨点打在冰冷的qiāng矛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雨点打在盾牌上甲胄上,发出噼噼啪啪的闷响。在冉明玉辂缓缓向北而行的时候,一切都非常安静,只有大自然的声音在回荡。

    冉明是通过长江进入荆州江夏,然后取道襄阳,准备北返。这一路上,冉明切实感觉到了习凿齿的能力,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新归附的荆州显得那样平静,那样有条不紊。荆州没有像徐扬那样大规模修筑高速公路,不过原来的官道从如同鬼蜮的蛮荒地带强得太多了。一个一个百姓,自觉在雨中冒雨疏通沟渠,加固河堤,为将要到来的雨季做准备。

    沿途每一个村庄都在村口最醒目的位置上,建筑了一座座皇恩亭。这其实不算是一个亭子了,而是成了一座座庙宇,他们供奉的不是神像,而是冉明颁布废除徭役,永不加赋的皇恩碑。地方官都这项工作非常上心,这是他们最出政绩的地方,如果有百姓上告他们不知皇恩浩荡的事情,地方官轻者罢官去爵,重者抄家杀头,谁也不敢这么蛮干。

    一个沿着官道的村庄,村口的皇恩亭刚刚竣工,正门门口供着五牲和果品,香火。四名雄壮的乡勇持着大环刀把守在门口,如同一座雕像。

    皇恩碑面前,跪着一地的百姓,为首的都是乡老族老和有名望的老者。他们虔诚的磕头上香,恐怕玉皇大帝也享受不到如此待遇。

    一个年轻的文士轻轻扶起最首的老者,老者起身冲四下的百姓道:“皇恩浩荡,皇恩浩荡啊,这下子好了,咱们的好日子来了。三十税一,每家年年都可以有余粮了,不要加税,不要徭役,咱们剩下的钱粮,老朽寻思着,咱们应该建立一座族学,培养后进,将来为大魏效力!”

    年轻的文士张口欲言,老者看到了这一幕,不解的道:“秀儿,祖父说错了吗?”

    “祖父当然没有说错,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不要吞吞吐吐!”老者温怒道:“有什么话想说就说,以后记着,任何人不得在皇恩亭喧哗,违者逐出家门!”
    年轻的文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喃喃的道:“祖父,孙儿听同窗昨日议论,似乎是魏国也出了叛乱,有人在陛下南征的时候,派兵攻打了邺都!”

    “什么,竟然有这事?”老者和众乡亲都大吃一惊。老族长问道:“你快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年轻文士道:“今上即位,就颁布实施永不加赋的皇恩令,而且也免除了我等庶族百姓的徭役,也废除了士族特权,我等庶族只有有才能,也可以成为官吏。这样以来,就损害了士族和豪强的利益,他们自然会zào fǎn了。陛下为了南征统一天下,几乎抽调了邺都附近所有的军队,据说邺都守军只有不足万人。废太子就被那些士族门阀推出来,zào fǎn了。现在邺城的局势非常危机,为了守住邺都,据说皇后娘娘和两位皇子都登上城墙,皇后娘娘一介女流之辈,虽不能手刃叛军,她却擂鼓助威,激励将士们奋勇杀敌。就连两位皇子的王宫侍卫也参加了战斗,可想而知,局势有多么危险。”

    老者道:“这么说陛下危险了?咱们这皇恩亭也保不住了!”

    年轻文士道:“这是自然的,陛下不是说了吗?大魏不亡,冉氏不绝,永不加赋。可是如果这魏国灭亡了,那这道皇恩令恐怕就没有人遵守了。”

    “这怎么能行,这怎么能行啊!”众百姓大急。

    “都不要吵吵了!”老者平时非常威信,轻轻怒斥一声,四下皆惊。老者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么好的皇帝,老朽活了六十年也没有见过,咱们得想想办法,保护这个好皇帝,不能让那帮反贼得逞了。”

    “对,我们要去帮皇帝打反贼。”

    “帮皇帝打反贼!”

    “谁造皇帝的反,咱们就打谁?”

    老者也是出自江夏黄氏一族,是东汉名臣二十四孝之一扇枕温衾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