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雍凉一带,特别是少雨的河西走廊,城池几乎都是建在河流边的平地上。

    从金城越过大河,就有一条注入大河的水,叫丽水。

    逆丽水而上,枝阳县、允街县、令居县,罗列其边。

    自冯永领军出现在金城地界,张就就知道,西平郡的守将鹿磐和凉州刺史徐邈中计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派人把这个消息送过河。

    徐邈接到消息后,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

    “此诚阴狠诡诈之徒是也!

    徐邈浑身哆嗦着。

    榆中肯定没了。

    虽然张就传来的消息说,榆中情况不明。

    但徐邈知道,榆中肯定是没了,唯一不确定的,就是榆中能守几天。
    更重要的是,张华领金城之兵去援榆中,被从山里冒出来的冯永截断了后路。

    徐邈最关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若是金城援军覆没,则金城不保。

    金城不保,蜀军就可趁机渡河,顺丽水而上,占据令居。

    一旦令居有失,蜀军右可击西平,左可进凉州。

    偏偏这个时候,凉州剩余兵马全在西平。

    若是西平的兵马不能及时撤回来……

    想到这些种种后果,皆是由那个神出鬼没的冯文和引起,徐邈又忍不住咒骂:“阴狠诡诈之徒,阴狠诡诈之徒……”

    “使君,既然蜀军此行目的是要攻打金城,何不令鹿将军前往令居?”

    幕僚建议道。

    徐邈眼中没有焦距,脸色沉重,“就怕来不及了。”

    “金城城坚,只要张家叔侄能坚守一些时日,足以让鹿将军……”

    “万一此时金城已失呢?”

    徐邈猛地打断了幕僚的话,把密函捏成一团,手背上青筋冒起,“自金城去令居,不过两三日。”

    “只怕刺史府的信令刚到西平,蜀人就已经到令居城了。令居城兵不过两三百,能挡几日?”

    “若是贸然让鹿磐领军前往,再有闪失,凉州就只能拱手让人了。”

    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金城被劫了粮草,救援榆中的大军又被冯永断了后路的消息,让徐邈是真心不敢赌。

    因为赌输了,凉州皆没!

    “传信给鹿将军,让他立即带人回凉州,从大斗拔谷走!”

    巍峨的祁连山由东向西连绵数千里,组成了河西走廊的南边屏障,同时也把西平与河西走廊分开了。

    群山延绵之中,有一条峡谷,打通了西平与河西走廊。

    这便是大斗拔谷。

    出了这条峡谷的山口,便是武威郡西边的张掖郡。

    它是丝绸南路的必经之路,也是从西平回河西走廊最快的通道。

    “可是使君,如此一来,那这金城郡与西平郡……”

    “武威、张掖、酒泉、敦煌,有此四郡,便是凉州,所以我们现在所要做的,便是守住这四郡。”

    徐邈一字一顿地说道。

    说完这个话,他痛苦地闭上眼,长叹了一口气,语气落寞,“剩下的,吾无能为力矣!”

    张就的及时传信,以及徐邈这一次的谨慎,挽救了凉州最后剩余的人马。

    让鹿磐多出三天的时间,把西平郡的所有魏军召集起来,准备穿过祁连山的唯一山口,回到凉州张掖。

    不过西平魏军的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