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听我爷爷说的吗?他要我今年完成任务,现在已经6月了,还有半年时间,你说我要不要抓紧一点?”

    钟宁被他咬得身T发S,一个颤抖,差点叫出声,赶紧要捂住嘴巴,不过手还没捂到,裴言舟已经比她先一步,吻住了她的唇,裹起她的粉粉舌尖,辗转碾压。

    “钟宁,叫我老公。”

    钟宁被他吻得根本无法呼吸,那还有余力叫他什么?

    “嗯?叫我老公。”裴言舟松了松她的舌尖,转而在她唇瓣来回轻轻厮磨,哄她,“不叫的话,等会我会好好收拾你的。”

    钟宁被他弄得难受极了,又怕被他收拾,赶紧张嘴叫他:“老公。”

    裴言舟笑了笑,再次吻住她的唇,“再叫一遍,我想听。”

    “老公。”

    “老婆。”

    裴言舟那声‘老婆’令钟宁身T顿时一颤,脸瞬间又红又烧起来。

    半个月后,在钟辉安的要求下,钟宁和裴言舟的婚礼如期举行。
    在婚礼上,从牵着钟宁的手,将她一步步J给那个男人时,钟辉安J度喑噎,最终,当把她的手J到裴言舟手里的时候,钟辉安哭了。

    哭得很难看,钟宁抱住他,拍拍他的肩膀,说:“爸爸,别难过,我以后会很幸福的。”

    “好,好。”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钟宁就跟裴言舟飞去了英国,钟辉安一个人站在自家门前的路上,抬头看向蓝蓝的天空,他的小宁,一定要幸福!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