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一秒记住,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上午的Y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到床上,张敏从迷乱的幻梦中醒过来,浑身上下光溜溜的,一个同样光溜溜的男人身子躺在旁边,一只男人的手搭在自己的ru房上,而自己的手竟然还握着男人软绵绵的Y茎,温暖的被窝里一种Y晦的感觉,刚一霎那还以为是自己老公,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在哪里为什么会在这里。张敏还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了一夜,醒过来的时候男人还在身边,放开手里的东西,侧过脸去看还在熟睡着的胡云,应该说胡云还是很有点魅力的男人,大约只有三十七八岁,长的也很帅气成熟,倒是一个标准的钻石男人,和粗犷豪爽的杜泽生杜老大相比,更有J分儒商气派,侧面看着胡云腮帮上刚刚长出来的一点点胡茬,让张敏在刚刚苏醒的上午又感到了一分莫名的冲动,柔软的小手不由得抚摸着胡云的X脯,眼睛里的春意仿佛要滴出水来。

    当张敏的手指把胡云的ru头弄得Y了起来的时候,胡云也从睡梦中醒过来,看着张敏蓬松的波L长发里微微发红的俏脸,感受着紧紧贴在自己身上的柔软光滑又充满了一种R感刺激得熟透了的nv人身T,胡云的下T又一次膨胀了起来,翻身压在张敏R乎乎的身上,张敏也顺势叉开了双腿,感受着胡云Y梆梆的东西顶在自己Y部的感觉。胡云双手抚摸着一对丰满的ru房,正要低头去吮吸娇艳的ru头,床头胡云的电话伴随着震动响起了悦耳的铃声。

    胡云支起身子,还是压在张敏的身子上方拿过电话,张敏在胡云的身下慢慢的向下移动着身子,柔软的嘴唇不停的亲吻着胡云的X脯、ru头、肚脐、微微有点发福的小腹,直到碰到胡云茂密的Ymao,才停下来,双手从后面抱着胡云的PG,用舌尖从Y茎的下方不断的向G头方向T着

    “喂,李哥啊,昨天到的太晚了,我还没起来。事情怎么样”胡云感受着张敏的亲吻,不由得有点微微气喘。

    “嗯,我马上就过去,好的,要不要准备什么好的好的。哎”胡云不由一下惊呼,原来张敏用嘴唇一下从G头含了进去,J乎把整个Y茎含进了嘴里,一瞬间胡云的Y茎一下进入了一个温暖S润又有着不断的吮吸和套弄的口腔里,G头的前方甚至能感觉到张敏嗓子眼的不断吞咽的蠕动。不由得叫出了声。

    “哦,没事没事,嗯,我马上就去,好的好的。”胡云挂了电话,一边享受着张敏的口J,一边调整着头脑尽快地清醒。

    张敏吐出了口里的东西,嘴角流出一丝粘丝,用手擦了一下,身T压在胡云的身上又爬了上来,柔软丰满的ru房擦着胡云的大腿、小腹最后压在胡云的X脯上,娇美的脸蛋对着胡云,“舒F么”

    看着Yu望全写在脸上的张敏,胡云手抱着张敏的后背,“小S货,我得走了,等晚上再好好G你。”

    “哦”张敏并不掩饰自己的失望“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的衣F都被你弄皱了,连内衣都没有了,你让我就这么光着啊”

    “呵呵,等会儿我都给你买回来,你要作我老婆,不能再穿那些便宜的衣F,那些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胡云起身穿衣F,一边拿过张敏的衣F看着尺M。“靠,我看你X得有36吧,怎么穿这么小的X罩。”
    “我没看尺M,穿的舒F就买了。我以前就是34的,哪有那么大。”张敏躺在床上,用手把玩着自己的头发。

    “内衣一会儿你自己去买吧,我先把别的给你买回来。先躺着吧你。”胡云收拾好了,又回到床边把手伸进被里着实摸了一会儿张敏的ru房,才恋恋不舍的出门而去。

    胡云刚出门不久,刚要睡个回笼觉的张敏又被自己的电话震动声吵醒,接起电话,是赵老四赵老板,“敏小姐,怎么没有过来报到啊是不是改变主意了”

    张敏一下想起忘记给赵老板打个电话说一下了。“怎么会呢,我还怕四哥改变主意呢。我家里有点急事出门到上海来了,要过两天回去,行不行啊四哥。”张敏赶紧连撒娇带撒谎的和赵老四解释着。

    “哦,那你告诉我一下啊,我一早就在公司等你,还以为你信不过我,没当回事呢”

    “怎么会呢,四哥的话什么时候不是吐口唾沫都是一个钉啊。我家真的有点急事,我NN急病发作在这里做手术呢”张敏G脆把自己早已经过世的NN搬出来救急。

    “那你别着急,有没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我在上海有J个朋友还有点势力,别客气跟四哥,以后你就是四哥的人了。”赵老四热心的说。“我这边告诉人事部把你的名字登上,回来你履行个手续就行了。”

    “没事,这边都安排好了,谢谢你四哥,等我回去好好的感谢您,噢”张敏用一种充满了暧昧和诱H的声音和赵老四说着。

    “到时候看看你怎么谢我回来打电话给我。”赵老四YY的笑着。

    挂了电话,张敏也没了什么睡意,起来洗了个澡,把内衣和丝袜在洗手间洗净挂在窗口晾着,自己穿着宾馆的睡衣躺在床上看电视,等着胡云回来。

    李岩早晨起来感觉很是疲倦,以前一夜不睡也没有这种疲倦的感觉,老婆不在家不仅没有给他轻松的感觉,反而说不出的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平时张敏在家也从来不限制他出去打麻将或者做什么,所以昨晚自己一个人在家心里感觉很是空落落的滋味。

    没有吃饭就赶到单位,很意外的是在厂门口看到了传说中被拘留的小王,看上去就是很憔悴的样子,额头上还有着J块青紫的痕迹,看见李岩有点躲躲闪闪的样子打了个招呼就奔单身宿舍方向去了。

    到了办公室,单位里的人正在说着小王的事情,原来小王后来没办法只好说出自己的单位,单位领导到派出所把他领了回来,现在弄得全厂的人都知道了,但很显然张敏的事情还没有人知道。李岩和一些人热烈的讨论着小王这次出事,纷纷对小王的为人作着轻蔑和打击,都认为就是自己真的出了这种事,决不能让单位知道,想办法J点罚款或者找人摆平,怎么也不能让单位去领人啊,这以后还怎么在单位上班。但他们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嗡嗡的震动声又一次把张敏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惊醒,以前张敏很少在白天这么清闲的睡觉,这次到难得的给了她一个睡觉的机会。

    拿起电话,刚苏醒的感觉嗓子还有点沙哑,“喂。你好。”

    “M子,啥时候了,还睡觉呢”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你是哪位啊打错电话了吧”张敏迷H不解。

    “这么快就不认识刘哥了,俗话说一夜夫Q百日恩嘛”男人油嘴滑舌的说着。

    “你是”张敏模糊中有了点印象,一下想了起来。“哦,刘哥啊,咋这么闲着给我打电话呢”

    刘峪好像对别人喊了J句什么,才又对着话筒说。“没事,我巡逻到你家门口这,顺便打个电话给你,看有没有时间让大哥到家里坐坐。”

    “大哥,真不好意思,我在外地呢,等我回去的吧,请你吃饭。”张敏知道这样的人不能得罪,赶紧说着好话应酬着。

    “别忘了大哥就行,那天跟你一起的小子,真他妈不是东西,啥都说了,原来他是你老公的同志啊。你老公是不是叫李岩啊。就说不是PJ,是情人,不犯法,还让我们去核实。”刘峪顿了顿继续说:“后来我们收拾他一宿,又关他一天,告诉他要是承认PJ,什么也别说出去,就放他出去,他才改了口。”

    “啊”张敏一惊,没想到小王这个家伙这么的没种。

    “我告诉他,你是我MM,以后他要是敢瞎说,我马上就去抓他。收拾死他。这下他害怕了,一再答应绝对不说,也不在找你麻烦了。你放心吧。”刘峪明显在向张敏要着人情。

    “大哥,真谢谢你,回去我肯定好好感谢你。”张敏说这话倒是真心实意的。

    “行了,咱谁跟谁啊。以后多陪陪大哥,有什么事就和大哥说。”刘峪大咧咧的许诺着。

    “大哥,以后M子肯定有事麻烦你,别到时候不认我啊”张敏还在和刘峪套着话。

    “放心吧,以后谁再敢欺负你,告诉我,我收拾死他。在这一亩三分地,咱好使。”两人又说了J句话,挂了电话。

    快下午两点了,胡云才从外面拎着大包小包的回来。

    进房间的时候,张敏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蓬松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启皓网

www.qihaoqihao.com